新情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38|回复: 0

温哥华的同居伴侣必看 转发

[复制链接]

103

主题

108

帖子

522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522
发表于 2021-12-15 08:3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在温哥华的中文媒体工作,我接听读者电话,也负责接待“读者来访”。


我曾经遇到过一桩“指使记者问警局”的“读者来访”。


“我就想知道我这种情况,有没有办法告他诈骗!” 接待室里A姐问。她形容憔悴,声音尖锐。


以下,是A姐讲的故事。


A姐是中国白富美,三十几岁离了婚,一个人带着女儿住在温哥华传统富人区的一栋大宅里。这是一个中国富人扎堆的地方。这社区富到什么程度呢?曾有小毛贼翻进墙去,拿起园丁梯子翻进屋子,都没撬保险柜,就在室内见啥偷啥,就偷到了价值五十万加元的古董表和珠宝首饰。





这社区尽管中国人多,邻里关系并不密切。邻居们之间用英文名,全是Tom,Ben之类,中文名是不提的。如果新邻居要刨根问底,非要问这家男主人从哪儿来,过去做啥,那,反正也不会得到回答。





能够扯东家长西家短的只有住家的菲佣。菲佣们在社区公园里扎堆,交换各家主人的情况,以及中国菜的学习心得。2015年的春天,A姐家的菲佣从社区公园回来,给A姐说,在社区公园里遇到一个建筑师,要找有历史的房子绘图。


A姐的女儿几乎是第一时间接受了菲力。她过去常常羡慕的那些带着孩子骑自行车的父亲。西人邻居每到周末就一堆装备,出发到山上密林里去露营。不像自己妈妈只能带着她穿着漂亮裙子去咖啡馆,餐厅,歌剧院。





菲力就像A姐梦想过的男友的样子。他有枪证,有渔证有螃蟹证,带着母女两个去扎营去攀岩。A姐过去约会过的中国男子是“脑力型”的,精英也精英,坐在餐厅里谈天说地时也是智慧的,但是日常生活中就太笨了。菲力的技能全属于动手型的。扎营,生火,让A姐好好的看着篝火上的锅子就行。菲力手臂肌肉虬结,一看就是做惯活的人。





A姐和菲力没啥深层思想可以交流。


菲力问A姐:“你喜欢看什么电影?”


A姐不好告诉他,正在追《爱情公寓》。


菲力问:“你喜欢听什么音乐?”


A姐只好回答一声:“popular?”


再问什么popular,哪个歌星?


A姐只好借口要加茶遁了,这天直接聊死了。





菲力是个踏实人,他给A姐说,要清理后院子的木平台。这木平台A姐早就想清理,园丁公司每次说得千难万难的,要清理木平台就要额外收多少钱。





菲力租来个机器,把平台上陈年的老污垢一个下午就清理干净,再用一种药水,把门口的车道也洗了。加拿大的爱情就是接地气。对女人来说,男人说什么情话不重要,为她,为女儿,为房子做什么,才是举足轻重。





菲力告诉A姐,自己在市中心一家设计公司工作,租着附近的公寓住。真巧,他的租房合同很快到期,菲力又在找房子。





A姐觉得西人租房子有点傻的。有钱,为啥不买房子呢?





A姐鬼使神差的说:“我这边房子大,要不就搬到我这里来住吧,我们试试过日子。”





菲力重重的点头,搬进了A姐的家。





A姐和菲力很快见了社交圈。





带菲力一起见小姐妹的时候,聚会之后A姐要买单,菲力瞪她一眼,自己买了单,再把发票好好收起来。把小姐妹羡慕得眼睛发光。





菲力并不是那种“孤寡”的老外。





A姐的小姐妹,嫁给了一个老外,据说超级吝啬。这吝啬的老外要继承财产的时候,还要喊小姐妹去律师那儿签个合同。要小姐妹声明:“他的房子要留给他的儿子,他父亲的遗产是给他的,我在任何时候不主张权利。”





小姐妹签了合同心里凉了大半截:这样过日子就像室友,真的太没有意思了。





“如果一个男人舍不得为你花钱,那他就不是真心的。”A姐和小姐妹都认同这观点。





菲力工资不低,人也大方。他从没有打听过A姐的前夫是干啥的,有多少钱,也没有打听过A姐的收入从哪儿来。菲力把自己奥迪开进车库,衣服搬进来,虽然两个人从来没有讨论过家庭用度,但菲力从搬进来就认真的分摊开销。





菲力每次都很认真的给A姐转账。


每一笔都是e-transfer,每一笔都在留言上标注得清清楚楚:


“1500刀,给妹妹交学费。”


“500刀,给你买菜用。”


“1800刀,房子的gutter该喊人来淘洗。”


“2500刀,给你和妹妹买衣服。”





每个月菲力总要给家里花上三四千刀,这和A姐真正支出的生活费没法比。但A姐很高兴。





“自己才赚这么一点钱,就把一大半花到家里,菲力肯定是真心的。”





从2015年到2017年,菲力和A过着一家人的日子。





女儿在叛逆期,有时候要和A姐发脾气,摔盆子打碗的,菲力会很认真的找妹妹谈话:“这是我的女朋友,你不可以这样凶。”





看到女儿的作业上有I(InProgress,就是不及格的委婉说法),菲力会把她找过来,一边训人,一边一条条的纠正语法错误。





女儿为A姐开心。“你做菜的时候,菲力的眼睛一直跟着你转,生怕油锅太烫了你受伤。我相信菲力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



过去每年A姐都要头痛报税,菲力来了之后,会计师都失去A姐这单生意了。菲力真是职业人士,特别能收纳,不但把自己的单据弄得请清清楚楚齐齐整整,在填好自家报税单之后,还把A姐平时乱七八糟的票据塞在大盒子里的票据,银行对账单,中国股息的结算都一个一个收拾清楚,工工整整的给A姐也填好税表。





菲力算得很清楚,收到税务局的回复时A姐简直崇拜他了:“菲力算的税和税务局算的一样!”





西人从小就被训练适应这样的社会系统。





也许,菲力的父亲,就这样处理一家的事务,会在家里修修补补,会报税会和政府打交道。不像移民到这里来的华人,就算是富有的,也会手忙脚乱,打理税务,打理house,总觉得抓不到要领,需要个依靠。





菲力懂得园艺。A姐在这房子里住了好多年,都不知道检修水管的通道在哪里,菲力知道。





在大房子里A姐时常会害怕,觉得房子这么大地这么大,玻璃窗上也不能安个铁栅栏,就算有菲佣和保安设备也是不稳当的。但是有了菲力,感觉相当于有了七八重保安设备。




“你家的这个菲力又能干又是专业人士,你真的好运气,要不要赶紧结婚拼个二胎呢?” 小姐妹们叽叽喳喳的建议。





A姐也见过菲力的朋友。菲力的密友只有两三个,也是专业人士。他们形容稳重,社会阶层也稳定的样子。菲力的另一个哥们,也有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国女友。





那两年,A姐的生活方式都被菲力改变了。本来除了各种上课就是宅在家的母女两个,和菲力一起去打猎,划船。A姐和菲力一起在樱花树下散步,星光在菲力的眼睛里,A姐头发上樱花瓣落了一地。





当时A姐和女儿正在捏饺子,菲佣说:“他是个欧洲人,是建筑师,喜欢温西这里的heritage的建筑,希望找到房子画画,愿意给房主一点钱。”不知怎么的,A姐同意了。





第二天,女儿上学去了,门口开来一个奥迪,车上下来一个高高大大的西人。他走上台阶的时候,A姐觉得真像哈利王子。难道欧洲人的血统都这样?





“你好,我叫菲力,是做建筑的,很喜欢你们这儿的历史风貌,所以我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,来绘图你的房子。谢谢你。”





A姐连猜带蒙,听懂了architecture和heritage,绘图当然可以啦。





那一整天测绘时间,A姐聊完了平时一年的英语对话。





西人手舞足蹈,打开自家车后箱,给A姐说:“隔壁这条街,是某某风格宅子,你这边,是某某风格的啊!这里就是个建筑历史博物馆!”





A姐听不懂到底是啥风格,只知道他爱建筑爱得这么认真。


这一天的测绘完结时,A姐和菲力定下了第二周时间。


测绘终于完成的时候,菲力带来了一大束玫瑰花。


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开始约会了。


可是,变故来得很快。有一天菲力突然告诉A姐,他决定要回欧洲去发展,温哥华这边的建筑公司解雇了他。A姐并没有把解雇当成一回事,这么低的工资,公司不炒菲力,A姐都想建议菲力炒公司来创业。





A姐问:“你要不要创业,开个建筑公司呢?”





菲力表示,加拿大不适合他,要回西班牙。





菲力的奥迪车是lease的,所以退回车行就行了,菲力搬走了。





A姐打算着,等到妹妹放暑假了,就去西班牙看菲力。她要去拜访菲力的家人,再好好商量到哪个国家发展。如果西班牙好,过几年等女儿申请好了大学,就到西班牙安家也可以的啊!





再过了半个月,A姐门口来了个陌生人。这陌生人递给A姐一堆文件,是A notice of family claim(家庭诉状)! Family,和谁的family?自己没有在加拿大结过婚啊!





A姐视线都模糊了,抖抖索索把文件从头翻到尾,从尾翻到头,看不清楚这几页纸上到底是什么。





女儿从A姐手上把诉状拿过来。妹妹的手也在发抖,尽力镇定:“妈妈你先进屋,我来给你签收。”





夜很深了,女儿把notice拿来查过了字典,先给倒A姐一杯热茶端在手上,再蹲在她身边,一条条给A姐翻译。





原来是菲力把A姐告了。说自己和A姐是“common law relationship”(同居伴侣),所以要分割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。菲力列举出的财产,有A姐的收入,那是前夫给A姐每年十几万的股息,更重要的是这房子的增值:富人区的老房子,2016年,2017年,哪一栋不是每年三四十万加元的增值?所以菲力的诉讼请求是:A姐该分给菲力50万加元,还要每个月给配偶赡养费。


A姐实在不明白,和菲力有这么大的仇怨吗?他为什么要从母女两这儿抢钱?同居难道不是谈恋爱吗?为什么在加拿大情侣分手就和离婚一样?需要撕上法庭分财产的?





妹妹使劲的摇着她:“妈妈!我们现在先要找一个律师,因为这个诉状是要答辩的,你要不答辩,法官就要判菲力赢了!”





“或者我们找律师,或者我们要报警!”妹妹说。





妹妹和A姐拿着这诉状去找警局报警,给警察看菲力的照片。





西人警官满脸的不耐。“女士,这是个诉讼(lawsuit),你该应诉,不该耽误你的宝贵时间来这里。”





A姐拼命的给菲力发信息,发邮件,打电话,一下就被挂断。收到一个回信:“现在我的事务都由律师处理,你再电话就是骚扰了。我保留报警的权利。”





A姐只有去找华裔律师。各种网上搜,A姐手指都在打颤,眼睛也在冒金花。时钟滴答滴答,答辩期一天天溜走。





A姐吃不下饭,也睡不着觉,上下楼梯都在飘。她不能问小姐妹,丢不起这个人。也不敢告诉国内的亲人,怕他们骂自己猪油蒙了心。A姐就像被困在一个孤岛上,加拿大陌生的法律系统,是无边无际的海,菲力随便搅一个浪就可以把孤岛吞没。





虽说是秀恩爱死得快,也不会死的这么离奇吧?白白招待一个男人住了两年,完了他找自己要几十万块钱!





A 姐找的律师是每小时收费380刀的。


他坐在那里静静的听A姐哭诉了两个小时。





听到菲力是2015年春天搬进家门,2017年夏天走的,而每次转账给生活费时,律师表情顿了一下。听到菲力每年都给A姐填报税单,律师眉毛又扬了一下。





等到A姐颠三倒四的说完了,律师慢慢的说:“是的,很多中国人不知道,按照加拿大的法律,同居两年,权利义务就和结婚一样。而分居或者离婚的时候,一方可以要求把婚姻期间所有的财产拿来分。”


A姐问:“那我们这种同居,就是你说的common law 同居吗?”





律师看了她一眼,说:“大概率是的。”





“所有的财产,我的股份,我的房子,都要拿出来分吗?”





“加拿大的婚姻,是把双方婚姻中的收入,都算作婚姻的财产。你的房子是这之前就买的,之前的价值是excluded的财产(就像中国说的个人财产)。但你的房子在婚姻时间的增值,在加拿大就是婚姻的财产。很多华人认为,没有结婚,只是同居,房产证上(这边的房产登记)也没有加过任何人的名字,自己的财产就是安全的。在加拿大不是的。股份和房子在同居期间产生的收益,都是婚姻财产。”


也许看到A姐样子实在太凄惨,华裔律师在送母女两个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:“这个人,是懂法的,我们所的律师,前年有另外一个女当事人,和你类似的情况。”





再追问律师,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,到底最后怎么判的,律师就再不肯说了。





A姐问:“我这个官司,有多大的希望赢?”


律师不回答。


他只说:“我们只能提供我们所有的证据,让法官来判断。”





法官会怎么判断呢?


A姐接着又问了好几个律师。菲力是全靠工资吃饭的,失业了就没有收入。房子是租的,车子也是lease(租转售)的,所以分财产,只有分A姐这边财产。A姐的房子不能长脚,车子不能长脚,跑不掉。





除了分房子,还有配偶赡养费(Spousal support)。一个律师告诉A姐,为了避免婚姻结束时,一方的生活水平出现大幅度的下跌,法官会判决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一方,给另一方配偶赡养费。这赡养费是不分男女的。





律师说:“好在你们同居时间不长,这费用即使判了,也不会多,也不会长的。”





“那法院判了赡养费我可以赖账吗?”


“最好不要。政府会很强硬的执行的。”





律师猜测,菲力会提供给法庭自己的财务记录,证明这是类似于婚姻的关系,而不是简单的谈恋爱。因为在这期间,他分担了家庭支出。除了生活支出,孩子的教育支出,还包括了整个资产的维护支出。所以A姐也该把自己整个的银行记录打出来,让法官也看到:菲力承担的部分其实是很微小的部分。例如这个房子地税,一年将近两万。





A姐来到媒体,是希望媒体给警局给压力。


“这明明就是诈骗啊!为什么就能变成个lawsuit呢?加拿大的法律这么傻,打土豪分田地的吗?”A姐直直的看着我。





A姐提供了菲力的邮箱,我用报社邮箱给他发采访邮件,信件弹回来。再给警局发信,三个工作日后我收到一个官样文章回复: ”我们会依据自己的判断行事,不会介入民事纠纷。”





后来,我都有点怕接到A姐的电话。我怕听到她焦虑的声音:“这明明是诈骗啊!”





我记得她们那天离开的身影。





她的女儿和她一般高,挽着妈妈的手走向停车场。A姐攀着她的手臂,就像抓住一块浮木。





A姐的故事,吓得女同事们就像长舌妇一样,都去给身边的适龄未婚妹子献计献策:“加拿大的法律可吓人得很啊!你要多长个心眼!”





有个同事去采访律师,律师回复:“十个西人有八个,是结婚/同居时要签个合同的,但是我在律师事务所办了五六年的离婚案,十个华人有九个的离婚案,是没有签合同的。”





“西人情侣走进律师楼签合同的时候,是没啥心理负担的。讨价还价,就像要合伙开个公司。”





华人婚姻的房子问题,在西人这边是不存在的。好多西人租房结婚。就算有房子,西人也拉得下来面子,一方有房子要把房子啥时候买的,当时多少钱,结婚时估价多少钱也在合同上说清楚。那个抠门的西人,先喊A姐的小姐妹去签个合同,签了合同再同居,把现在的财产,包括未来的遗产都要说个清楚。





如果,A姐当初就和菲力丁是丁卯是卯的把一切的牌摊在桌面上来签个合同,约定好同居时候费用的分担,约定菲力不分房子的增值,不分中国的股息,那就不会遭到这个晴天霹雳了。但,也可能菲力一看到要签协议,转头就去找其他的女人一见钟情了。





我们不能说菲力是骗子,也许在人家看来,同居既然相当于结婚,那分手就相当于离婚,离婚当然要分财产。





中年女人的爱情,如果太过完美,自己最好多问几个为什么。童话中的相遇不是没有,只是太少。表面上的体贴甜蜜,到底代表着真心还是陷阱,不到最后一刻也许谁都不知道。





难怪有人说,爱情不是必需品,而是奢侈品。头脑清明的谈感情,才能天长日久的过日子。

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NEWLOVER

GMT+8, 2022-8-17 10:10 , Processed in 0.03239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